1. <tfoot id='tqcsYUUWU'><center id='zVoG0ghsN'></center></tfoot><pre id='76Le4s8qX'><ul id='yHZ00y94e'><style id='2Tq7eUi8T'></style><blockquote id='vPBeQQolD'></blockquote></ul></pre><ins id='algSXfJg0'><ul id='mssXHPtwA'></ul></ins>

          1. <b id='O2vCDQ9Ai'><noscript id='xvPCGiZpr'></noscript></b>

                1. <tfoot id='BgJsm1Be5'><center id='5r3IZG95m'></center></tfoot><pre id='m0ROOQ7So'><ul id='aTRGE4sVz'><style id='fB8ziAjIp'></style><blockquote id='ZoYQlpUpg'></blockquote></ul></pre><ins id='qIcbNugYc'><ul id='DcK3KktLe'></ul></ins>

                      1. <b id='qrMfMDtXb'><noscript id='HhglVFfkQ'></noscript></b>

                            1. <tfoot id='HZ3KoDUb4'><center id='RhRl1JXVq'></center></tfoot><pre id='aaMHuFoF7'><ul id='d59kX3H5f'><style id='jxoYLcXem'></style><blockquote id='thP6ceEc1'></blockquote></ul></pre><ins id='OtVL0by3m'><ul id='wxTZk97DZ'></ul></ins>

                                  1. <b id='AXwb4AvkV'><noscript id='RXvxrTbMO'></noscript></b>

                                        1. <tfoot id='2MtavjNJG'><center id='oFjIjX0h6'></center></tfoot><pre id='RTtjiGWZ1'><ul id='s2RDpw22n'><style id='UUGwFux3l'></style><blockquote id='R7YD41Y1U'></blockquote></ul></pre><ins id='Z5mvRtkgR'><ul id='cbbDMXRHJ'></ul></ins>

                                              1. <b id='gTZm8PQpK'><noscript id='KLghjnCwv'></noscript></b>

                                                    成都百家乐群

                                                    危难时, 总有您在身边 2018-07-19 阅读:90479

                                                    原标题:危难时, 总有您在身边

                                                    今天是党的97周岁生日!

                                                    在这样的日子里,“军人家庭”专版为你娓娓道来几段关于党的光辉温暖普通家庭、成就忠贞不渝爱情的故事——

                                                    2017年9月的一天,小党诚背着书包走进了院子,章玉萍刚想问问他在学校一天的情况,却发现他一脸泪水。当妈的关切地询问:“怎么啦?”小党诚含糊不清地说:“疼。”章玉萍问哪里疼,党诚眼泪巴巴地指着小腿。

                                                    章玉萍撩起儿子的裤腿一看,小腿上面是一片片紫色的细小斑点。章玉萍也弄不清这是怎么了,用手轻轻一摸,儿子又哭着喊疼了。章玉萍问儿子是不是摔到了,儿子摇头。她又问是不是被别人撞到了,儿子还是摇头。

                                                    丈夫是粗枝大叶的人,没太在意:“可能让虫子咬到了,过两天就好了。”章玉萍认为丈夫说的也有可能,在小党诚腿上抹了点药水,便忙着张罗开饭。哪承想,到了第三天,那些小斑点不但没有自然消失,更是扩散到了整个小腿。章玉萍一下子慌了。

                                                    党诚是章玉萍的独生子,是她的心头肉,甚至是她生命的全部。因为,8年前,她曾和这个小生命一起,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2010年,进入6月后,江西抚州的天就没晴过,雨丝丝缕缕地下着,没完没了。章玉萍夫妻俩人原本阳光灿烂的脸,也随着一天连着一天的阴雨失去了光彩。结婚多年后,章玉萍终于怀上了孩子,小心翼翼地守了快10个月,预产期就要到了。可是,天公却不作美。

                                                    6月21日,连阴雨突然变成了暴雨。老天好像要在结束这场漫长的降雨之前,来一次猛烈的冲刺,仅仅几个小时过后,便在大地上泛滥成灾。终于,抚河干流右岸的唱凯堤顶不住压力,决堤了。洪水从村外扑了进来,疯了一样在各个街道上寻找着自己的出路。庄稼被水漫过了头顶,树枝一根接一根地被洪水冲断。所有人家的院子都变成了积水池,一楼很快就被水淹没了,人们迅速地撤到二楼避险。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村子里已经断电,只有微弱的手电光在闪烁。黑暗中,洪水汩汩流动的声音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面对猎物时发出的贪婪吮吸。章玉萍感受到了处在旋涡之中的恐惧,以及来自腹部一波又一波逐渐升级的疼痛。她,怕是要生了!

                                                    章玉萍的丈夫急切地拨打着救援电话,可是信号全无。水下全是树木、矮墙,想要出去已经绝无可能。而此时的章玉萍面色惨白,浑身冒汗。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千盼万盼的生产,会遭遇这样的境况。

                                                    时间一分一秒地熬着,每个人的心都像是贴上了烧红的铁块。章玉萍的汗水已经浸透了床单,有些绝望的她,甚至摸着肚子跟没有出生的孩子说上了告别的话。

                                                    章玉萍和村民们不知道,此时,武警江西总队正在紧锣密鼓地组织官兵抗洪抢险。当他们在镇上听说,章玉萍所在的村和外面已经失去了联系,而没有看到有村民自发转移出来时,断定村民应该是遇险了。可是天黑水急,要想从村外摸黑进村,目标不明,道路不熟,危险实在太大。救援队只能停下来,做好一切应急准备。总队成立了8支党员突击队,每队配备一艘汽艇,外加医护人员。村民在焦急中等待着天明,救援突击队却是在焦急中等待着出发!

                                                    22日上午9时多,绝望的村民隐约听到了村外传来了马达声,悬着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在楼顶的人们率先看到了远远的水面上,驶来了几艘汽艇。每艘汽艇的前面都插着一面鲜红的党旗。“有救了!有人来救我们了!”人们开始向着汽艇欢呼。楼上的人们向救援队招手,大喊:“这里有人要生啦!”

                                                    已经陷入昏迷的章玉萍突然听到人们的欢呼,努力地睁开眼睛。她看见一艘汽艇正向她家靠过来。没看清救援的人,倒是一面红旗在眼前晃着,醒目而带有希望。直至躺进那在洪水中摇晃的汽艇,章玉萍知道,自己和孩子得救了。

                                                    随艇救援的总队医院内科副主任姜宇立即对章玉萍进行了身体检查。万幸的是,孕妇虽然血压很高,但羊水还没有破,胎儿胎心音正常。章玉萍的症状是由于长时间被洪水围困,精神压力过大而导致的。护士张灵灵把章玉萍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笑眯眯地对她说:“大姐,你这生孩子真像是我们部队打仗一样。”看到眼前这个细眉顺眼的护士和自己开着玩笑,章玉萍的精神彻底放松下来。

                                                    汽艇出发了,很快驶出村庄。站在屋顶上的村民们,看着艇头的那面旗帜正迎着太阳飘扬。

                                                    第二天,章玉萍由武警江西总队医院妇儿科医生罗云护送至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当天便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婴。章玉萍的父亲章东堂是个老党员,他看着逃过一劫的外孙和女儿,说:“闺女,你的命和孩子的命都是部队给的,咱们说啥也得给孩子起个有意义的名字。”

                                                    章玉萍说:“爸,从我第一眼看到汽艇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孩子的父亲接过话:“我们决定叫他‘党诚’,让他永远记住党和人民军队对咱家的恩情。”

                                                    小党诚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出生在即被洪水围困,子弟兵犹如天神般向他和母亲伸出救援之手。小党诚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在安详的和平盛世中,快乐地一点点长大。然而,让章玉萍没有想到的是,如今他却再一次面临危难。

                                                    没出一周,由于小腿剧烈疼痛,小党诚已经无法下床走路。章玉萍一家带着孩子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被确诊为过敏性紫癜,只是过敏源不详。全家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种黑暗和8年前的黑暗是多么相似啊!黑暗中,章玉萍一下子想到了8年前第一眼看到党旗时的感觉。她决定向武警江西总队医院寻求帮助。手机拿起来,章玉萍又犹豫了。当年,医院免除了她们母子所有的医疗费,她决心再不要麻烦部队,只等小党诚长大了把他送去参军,以报党恩。可如今,说过的话怎么又不算数了呢?

                                                    夫妻俩被黑暗包围着,商量来商量去也拿不定主意。小党诚偶尔在睡梦中传来的一两声呻吟,紧紧地揪扯着他们的心。天亮了,章玉萍的决定也下了——给总队医院打电话,谁让部队是咱的靠山呢!

                                                    总队医院的救护车很快把孩子接到了医院。一系列检查有条不紊地展开,医院还专门从北京请来专家进行问诊。给小党诚安排的护士还是张灵灵。看着张护士每天在病房里进进出出,章玉萍发现她的技术比过去更娴熟了,心里也就更踏实。当年参与救援的罗云医生,现在已经是主任了,一有时间就过来看小党诚。他对章玉萍说:“医院已经拿出了最好的治疗方案,党诚的病会好的,只是时间问题。”罗云的话给了章玉萍极大的信心,就像是当年在救援艇上说的一样坚强有力。

                                                    2018年6月23日,小党诚8岁生日这一天,罗云又带着医疗组来到了章玉萍家,给基本痊愈回家的小党诚进行复查。吃着蛋糕、拿着礼物的小党诚蹦蹦跳跳,俨然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分别时,章玉萍一直把这些“绿军装”送到村口。车一点点开远了,章玉萍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模糊。8年前,她看到了一面旗帜,自从看到那面旗帜之后,那面旗就温暖了她的心。而今天,他们没有举着那面旗,她的眼前却依然有那面旗,红红的,一直在飘。

                                                    上图1:2010年6月,武警江西总队派出的抗洪抢险党员突击队救出了即将临盆的章玉萍。

                                                    上图2:2018年6月,面对武警江西总队医院医务人员送来的生日礼物,小党诚开心无比。周勇敢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建站基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建站基地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18528
                                                    79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