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efeDzHGjF'><center id='xGcdNVWem'></center></tfoot><pre id='xMdk06o9a'><ul id='LVVDYOg0d'><style id='8hfORbA2O'></style><blockquote id='ArJdNZeU9'></blockquote></ul></pre><ins id='QcJBQmQPA'><ul id='9xiMeCY70'></ul></ins>

          1. <b id='RnaxFBqkJ'><noscript id='rw7CSRob9'></noscript></b>

                1. <tfoot id='WWsdWtOrO'><center id='wprSBD78m'></center></tfoot><pre id='5dizr4z3Y'><ul id='pKGa8lduk'><style id='hHRW1d9B4'></style><blockquote id='ZdcOEAevJ'></blockquote></ul></pre><ins id='PtuKBK08G'><ul id='iEExmgS5b'></ul></ins>

                      1. <b id='M8ghLQtkg'><noscript id='sOMRPWijn'></noscript></b>

                            1. <tfoot id='VtkIM2CKx'><center id='wWWNNyJyo'></center></tfoot><pre id='RutXC93Ox'><ul id='S7WbwS8uF'><style id='J1PVKOStt'></style><blockquote id='btZ3vrcw2'></blockquote></ul></pre><ins id='d0vze90bV'><ul id='AoH8vQuGu'></ul></ins>

                                  1. <b id='Dw0nScjg9'><noscript id='j7m6hoST7'></noscript></b>

                                        1. <tfoot id='mUhfFMLMG'><center id='9yEAGysd4'></center></tfoot><pre id='vQWi1Iims'><ul id='xn7XCrKc0'><style id='e6SWAl3CU'></style><blockquote id='Fux4EOPin'></blockquote></ul></pre><ins id='Lpz94Mkjg'><ul id='uXWU3vveK'></ul></ins>

                                              1. <b id='PvPeuqvIq'><noscript id='wu7EEWcg7'></noscript></b>

                                                    姚记娱乐城注册送

                                                    李小加首次解密港交所大变革:对同股不同权,你们别再误会了 2018-07-21 阅读:27320

                                                    原标题:李小加首次解密港交所大变革:对同股不同权,你们别再误会了

                                                    6月23日,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 在亚布力青年论坛第四届创新年会上演讲 亚布力青年论坛 供图
                                                    过去20多年中,香港有两个比较大的起飞。
                                                    第一个就是25年前,香港市场基本上只有本地公司、本地投资者,加上少数国际投资者。但是,H股的诞生吸引了更多外国投资人到了香港,是香港股票市场第一次大改革,这次大改革把香港从一个小的区域市场,变成了一个中国市场,代表了国际的投资者。这个市场经过25年的发展,走到今天,在继续往前走。
                                                    过去5年,我们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这个市场的货源基本上还是传统经济,而一直无法吸引到足够的新经济,其中有一系列的因素,但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因为前些年我们对互联网经济还不了解。
                                                    中国互联网的起飞让世界惊叹,中国借助互联网一定会超越别人。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的传统业务对老百姓的服务很差。为什么马云的支付宝、微信的财富通能够发展起来?最重要的是他们做了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就是把2000多公里外互相不认识的人做生意的两大问题解决了,一个是信用、一个是支付。这些新经济公司把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连通了,推动了中国的发展。
                                                    说到同股不同权,实际上大家一直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钱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发展。传统经济都是这样,谁放的钱多谁就主事,谁就是大股东。既然没有放那么多钱在公司里,那你就不可能是这家公司大股东,也不可能由你来决定事情。大家的共同认识是,钱是未来公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在新经济中,我们终于彻底地认识到, 钱并不是很多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人才、主意、思想、方法等等这些无形资产越来越成为很多企业发展的核心动力。可是在资本市场和股权结构治理机制中,从来没有一种方式能够给这些公司发展的核心动力提供位置,因此市场上找到了这样一种制度设计。
                                                    美国市场是允许同股不同权的,但是其他很多市场目前还不允许。在这个问题上,5年前香港有类似的经历,本来想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离开了。
                                                    我们经过很长时间的咨询、改革,经过全市场几年的共同努力,今天终于完成了上市规则的改革。我们改了三件事:第一是同股不同权;第二,允许生物科技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上市;第三是已经在英美上市的大中华,可来香港作第二上市。
                                                    改革以后,香港已经开始迎来资本市场发展的新的春天。
                                                    大家已经看到了小米的招股,它已经开始路演了。我相信在暑假来之前会有一个小高潮,应该是由小米开始,后面也会有几个,但是9月初以后可能才有一个大的IPO高潮会出现,因为一般暑假时基金经理们都休假了。
                                                    当然,今年的市场充满挑战,特别是中美贸易纠纷。今年的市场肯定不会那么平稳,也不会那么简单,但是我想大量的新经济企业,只要是有长远的发展目标,就不会被短期的市场波动影响。
                                                    我们改了以后,和美国有什么区别?和内地有什么区别?
                                                    首先,美国的市场是完全的注册制市场,香港已经大规模地接近美国市场,但是我们毕竟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散户,所以我们还有一定的父母观念在里面,但是是属于非常开明的父母观念。美国基本上没有父母观念,18岁就出门。而内地是孩子30岁了还要管,孩子生了孙子,爷爷奶奶还得带,一直要管下去。
                                                    生物科技领域的公司将来在香港会有巨大的突破。今天由于天时、地利、人和,我们迎来了生物科技的革命,大量的新药、生物药开始涌现,同时中国即将迎来老龄化社会,中产阶级崛起,人们都能付得起较高质量的健康服务。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改革实际上就是给这个行业雪中送炭。
                                                    在资本市场,公司一定是要在风险相对较小的时候上市。以前我们一直利用各种各样的财务指标来衡量公司风险,表明公司风险降低到一定程度,它才可以到市场上拿钱。由于生物科技在产品获批之前不可能卖一分钱,不可能有任何收入,但是它需要大量的钱做前期的临床试验及一系列的研发认定,因此我们在这个时候要给它钱,要雪中送炭。但是投资者风险非常大,怎么办?要找到一个合理的门槛。我们最后设定了一个已经通过第一期临床试验、即将进入第二期临床实验的门槛,市值要达到15亿,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上市。
                                                    有人说香港要好好地把坏公司看住,把坏公司打出去,我告诉大家,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我们从来没有跟市场说过港交所可以审阅一个公司的好坏,我们是把客观标准设定好了,所有来申请上市的公司只要符合这些客观标准,就可以上。我们只管披露,我们没有权力在公司达标之后再找它聊一聊,用主观标准来衡量它到底好不好。
                                                    至于公司该怎么做,他们得想清楚。比如临床试验,在协和做了5000人的临床试验的药和在顺义某个校医院做的200个人的临床试验,结果肯定不一样。当然不是说在顺义某校医院做的200人的临床试验不好,但我们只能在规模上要求披露,一旦披露成功就不再进行实质性的评价,我无法告诉你哪个公司好、哪个公司不好。
                                                    有人说你不是成立了一个由14位生物制药投资者和科学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吗?但他们也不能管,因为他们也不一定知道哪个公司好、哪个公司坏,谁也不知道这些药到底是不是真能用,最终还是得靠标准。专家只对专业性问题给出意见,我们也只是在技术上、科学上就一些规则和披露咨询专家,而且这些专家是被动咨询,我们不允许他们参加这些上市申请的审核,否则会出现大量的内幕交易和利益冲突。这些专家只是对披露标准给出建议,投资者必须买者自负。
                                                    投资者说你们能不能管一下流量?我说:打住。
                                                    只要符合标准,他自己决定上多少、定什么价、要不要上股权激励机制。一旦规则确定,我们就不再去介入,这就是我们的文化。这个文化使得大家永远清楚,监管者是公平的,是清楚地站在中间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沪港通开通的时候,到底哪些公司可以做沪港通的标的呢?当时有两大方案,其中一个就是我们交易所们坐在一起确定香港的哪些股票较好,从而找一些好股票让内地的投资者来投资。对于这个方案,我们港交所坚决反对,我们不要这个权力,我们认为应该把这个权力交给第三方指数公司,让指数公司按照它长期在市场形成的一种规则来确定沪港通的标的。
                                                    (本文综合自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6月23日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主办的“2018亚布力青年论坛第四届创新年会”上的演讲,演讲主题是《港交所大变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建站基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建站基地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86316
                                                    3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