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DVC2VCldn'><center id='n8r0aR2uQ'></center></tfoot><pre id='oOewynJrF'><ul id='bLQTqaMW8'><style id='ekE9lEfCu'></style><blockquote id='lrQCPX2vt'></blockquote></ul></pre><ins id='TbXfwO9PM'><ul id='Sd29Ierhc'></ul></ins>

          1. <b id='47yFSgQj0'><noscript id='EMMHqHcRA'></noscript></b>

                1. <tfoot id='5PcJypTtx'><center id='3cUUyHnrJ'></center></tfoot><pre id='BcYQZCqIq'><ul id='GHYE6sEAC'><style id='yig8fZlKp'></style><blockquote id='Y4UGenJSK'></blockquote></ul></pre><ins id='KbC80GDoI'><ul id='lJf1Rwbsx'></ul></ins>

                      1. <b id='tLmINP0Kw'><noscript id='j6C2i0SCx'></noscript></b>

                            1. <tfoot id='eBibof7NS'><center id='aGNoqQh2U'></center></tfoot><pre id='9oyukGlhA'><ul id='HSBI83xHA'><style id='gOVdF1dvw'></style><blockquote id='DgUueCoeT'></blockquote></ul></pre><ins id='l2JRwrxD5'><ul id='qtVnF3Gw5'></ul></ins>

                                  1. <b id='lJTSxoRXw'><noscript id='OeV4oApbq'></noscript></b>

                                        1. <tfoot id='ay8y39Bqd'><center id='Nx9XC7NST'></center></tfoot><pre id='qTUfNfpEQ'><ul id='8EHioCpVC'><style id='GQTtOoHLi'></style><blockquote id='VJwiyWK90'></blockquote></ul></pre><ins id='Wg27sP2nG'><ul id='g1HUOZCuo'></ul></ins>

                                              1. <b id='5Wb1ptGjb'><noscript id='KlHy8TH28'></noscript></b>

                                                    大西洋城娱乐城代理注册

                                                    漂着“大厢”去追梦 2018-07-19 阅读:69686

                                                    原标题:漂着“大厢”去追梦

                                                    “没到过新疆,就不知道祖国到底有多大!”到了新疆后的我觉得这话一点也不假!毕业那年,火车还没提速。从山东到兰州再到阿克苏,要走三天三夜。一路向西,碧海蓝天的繁华都市,渐渐变成了戈壁荒漠的“不毛之地”……

                                                    当火车“哐哧哐哧”驶进阿克苏站,还没停稳,我就早早离开了座位。也许是我向往军营的心太迫切;也许是我想赶紧融入未来几年我要生活的这座城市;再者,是因为,我的屁股实在受不了这么长时间和座位的“亲密接触”。

                                                    我第一个冲出站,一眼就看到两辆大解放。除了玻璃是明的、车牌是白的、轮胎是黑的,其它一切都是绿的,一看就是部队的“专座”。

                                                    同批来报到的新排长们争先恐后爬上大厢板,车厢被挤得满满的。大家屁股挨屁股、后脑勺挨着后脑勺,坐得那叫一个亲密。我与“漂大厢”结缘,从这一刻开始了。

                                                    大解放驶出街道上了国道,身后的城市渐行渐远。舟车劳顿,大家伙儿都累了,叽叽喳喳的车厢渐渐安静下来,硬邦邦的大厢板里,呼噜声很快响起。我本想用站、蹲来应付剩下的这段路程,可谁能想到新疆那么大。没一会儿,车辆就开进了一望无垠的戈壁滩。实在坚持不住的我,最后还是睡倒在了大厢板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同行的战友把我摇醒,抬头一看,这一觉竟直接睡到了单位机关楼前。他们说我错过了沙漠、戈壁、五彩山,从他们眉飞色舞的讲述中,我只能靠想象描摹新疆的风景。

                                                    第二次“漂大厢”的机会说到就到——野外生存。我们漂着大厢唱着歌,兴致勃勃开向戈壁滩。下了公路驶进戈壁滩后的那段路,车在路上颠,人在车里颠,心在嗓子眼颠。差点让我的身子散了架,屁股开了花,幸好还有“凯夫拉”,要不然头上都会起个包。班长给我们上了“漂大厢”第一课:扶好坐稳很重要,戴好头盔是关键,千万不可站起来。

                                                    再漂大厢已到下连后,战备拉动长途机动一整天,下了省道上国道,车不颠心不跳,大小休息全听号。但人有三急,我憋得面红耳赤,老班长一眼看出我的“症结”,“排长,给你个宝贝!”说着便拿出一个饮料瓶,得意洋洋地说:“关键时刻,随时脉动回来!”可在飞驰的车上解决个人问题不仅是个技术活儿,面对十几张熟悉的面孔,心理素质也一定要过硬。最终“泄洪”战胜了“面子”。

                                                    再往后,“漂大厢”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多,各种大厢里的体会纷至沓来。

                                                    戈壁滩野外驻训,车尾卷起的尘土赛过沙尘暴,坐在后排的战友很快被尘土“淹没”,瞬间变成“土行孙”。有时候驾驶员突然一脚刹车,后排的战友直往前排战友身上扑,人挤成一团,浓烟尘土也一个劲儿地往大厢板里钻。只见车上众人个个迅速竖起衣领,掩上口鼻,敏捷的反应都是以往吃土锻炼出来的。参加演习时,我最喜欢走那段坦克、装甲车碾压形成的“搓板路”,大厢里轻微的颠簸好比在做震动按摩。

                                                    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走天路、翻达坂、上阿里。

                                                    “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这座“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却被我们称作“从不犯困的地方”。因为它太险了!漂在大厢里,你抬头只能看到悬崖峭壁,低头则是万丈深渊,我们就像那“刀尖上的舞者”,哪里还有困意?每次到了回头弯处,都不敢把头探出大厢板外望,到了这里没有不恐高的。

                                                    “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山下草木青青,山顶白雪皑皑。漂着大厢翻界山,总是格外忙碌:春夏秋冬一天过,一趟车程,我们都得来回增减几趟衣物。

                                                    老兵们说:“没漂过大厢就尝不到真正的兵味!”的确,漂了这么多次大厢板,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兵味”所在:是尘土飞扬的呛,是湿透迷彩的汗,是摇摇晃晃的晕,是与战友心贴心的甜。“漂大厢”,使我收获了战友情,体会到兄弟爱,漂在路上,也逐梦在路上。

                                                    从“一道杠”变成“一杠两星”后的一天,连长突然找到我,把我从大厢板里“转移”到驾驶室:“带车!”

                                                    驾驶室的椅子坐上去很舒服,也没有了“浓烟滚滚”,可我觉得还是大厢板里有意思。都说“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对我这个新排长来说,最美的“风景”就在那兵味十足的大厢板里。

                                                    (整理:叶威杰、范 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建站基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建站基地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42822
                                                    9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