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tr9rbGfHD'><center id='xvw8Sy6yu'></center></tfoot><pre id='2JcBZSCbG'><ul id='2R39mb34J'><style id='Ad50XBPh0'></style><blockquote id='vQmJfVp56'></blockquote></ul></pre><ins id='awl6Y0n0d'><ul id='zzFQbk7Co'></ul></ins>

          1. <b id='M1hfXLyYv'><noscript id='RrOltoxwm'></noscript></b>

                1. <tfoot id='UeDI5fv9x'><center id='dr1nBcAfK'></center></tfoot><pre id='Ndm9wdQIk'><ul id='OhLBTEsDe'><style id='DmrXia4l2'></style><blockquote id='LpWJz3B6F'></blockquote></ul></pre><ins id='TLFd8R80G'><ul id='357o9E80b'></ul></ins>

                      1. <b id='K0gc6j2zc'><noscript id='R6nDVlRtU'></noscript></b>

                            1. <tfoot id='88yrF2tHd'><center id='HOseDtIXY'></center></tfoot><pre id='tvpfGhOhB'><ul id='gJmXpJiDf'><style id='PWygzHyRM'></style><blockquote id='ddkd5HFzW'></blockquote></ul></pre><ins id='saL817KPP'><ul id='exzORd2kA'></ul></ins>

                                  1. <b id='HOnoBJn03'><noscript id='PK2JutOuB'></noscript></b>

                                        1. <tfoot id='hUAUzVa9z'><center id='zBvh5Km1Q'></center></tfoot><pre id='aDfGxxdPh'><ul id='A5PlF4Whf'><style id='zby0hr2h9'></style><blockquote id='HE67y47Hd'></blockquote></ul></pre><ins id='7YbP9oSy6'><ul id='PSK2f1Yl6'></ul></ins>

                                              1. <b id='u7PlSueV7'><noscript id='hHMOgwNaI'></noscript></b>

                                                    7天娱乐城线上赌博

                                                    “他用椒盐在煎鸡蛋上撒了一个笑脸” | 钢铁老爸的温柔时刻 2018-07-22 阅读:94378

                                                    原标题:“他用椒盐在煎鸡蛋上撒了一个笑脸” | 钢铁老爸的温柔时刻

                                                    坐在车上,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轻轻地,非常温柔地摸了一下我的头。


                                                    文3196字,阅读约需6分钟


                                                    文/洋葱君的伙伴们 策划 赵吉 校对 郭利琴

                                                    在很多家庭里,父亲都是一个穿着“铠甲”的人。

                                                    这套铠甲,是他在外拼搏的装备。但穿的时间太久,以至于他的表情、语言、情绪、心态,好像全都武装了起来。

                                                    武装下的他,严肃、寡言、沉稳、理性。温柔的、感性的一面被遮挡起来,少有显露。

                                                    八位读者跟我们分享了父亲的温柔时刻。因为不常见到,所以显得愈加可爱和珍贵。也许你熟悉的父亲,也有他温柔可爱的一面。

                                                     


                                                    ▲街采:父亲像谁?最爱谁?像大象 更爱妈妈。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军军

                                                    我爸是个老宅男,性格偏内向,不爱交际。从小到大,无论是亲戚还是朋友来家里做客,他都是打个招呼,简单寒暄几句,就钻进房间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年纪大了之后他开始发胖,变得非常怕热。武汉的夏天来得早,又热得不得了,他几乎不出门,天天窝在家里看电视和上网。

                                                    大三的时候我决定要去美国留学。经历了焦头烂额的申请季,毕业前拿到了理想学校的offer,开心得不得了。暑假邀请几个将要一起去留学的同学来武汉玩儿。当时同学怕打扰我家里人,还有些犹豫,我拍胸脯跟他们说肯定不会。我爸有自己的事儿做,才不会理我们。

                                                    没想到,这次带同学回家,他异常热情,开车带我们转了三天,连吃带玩花了不少钱。夏天太热,一下车,他T恤背后就迅速汗湿一大块。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跟我朋友聊时事、聊生活,热火朝天。

                                                     
                                                    朋友们都很喜欢他,走之前吐槽我,说我太不了解我爸了,他根本不是宅男。

                                                    同学走后,我有点意外也有点心疼,半开玩笑地问他为啥这次这么热情,其实不用这么辛苦,还花了那么多钱。

                                                    我爸说,这次可不一样,以后你出远门我们就帮不上了。就指望到了那边遇到困难,同学多少能照顾照顾你,帮个忙什么的。

                                                    @南岸

                                                    我爸年轻时候是个“铁石心肠”,只对历史、政治这种现实题材感兴趣,任何事情都是理性先行,在感情方面甚至有些冷漠。

                                                    对于那种“诉诸情感”的文章和节目,他基本都是嗤之以鼻。小时候我们家最常见的场景就是:我和我妈看寻亲节目或者《知音》的文章,哭得稀里哗啦。他坐在旁边,冷静地说:“有啥好哭的,肯定都是编的。”

                                                    不光如此,他对小孩子和小动物也耐心有限。见了小孩跟见了同事似的,表情是官方微笑加点头,见了动物也都是绕道走。不过邻居家的狗却莫名很喜欢他,在电梯里见到他就蹭他的腿,他却总是一脸嫌弃地躲开。

                                                    我一度觉得他像个冷血动物。

                                                    后来我上大学,又工作,现在已经离家7年,去年春节前,我妈跟我说家里养了一只猫。我特别惊讶,立刻就问:“我爸受得了吗?”

                                                    我妈说:“他跟猫关系比跟我关系都好。”

                                                    年二十九那天,我下午两点多到家,放下行李一进卧室,就看到我爸平躺在床上,睡着了,猫趴在他肚子上,也在睡觉。一人一猫,呼吸缓缓起伏,特别和谐。

                                                    那天房子里飘着排骨汤的香味,我的心一下子变得特别柔软。

                                                    @泾河滔滔

                                                    小时候我爸一直在香港工作,我和妈妈姥姥在北京,两三个月才能见到他一次,一次不超过一个星期。

                                                    那时他一回家,就会带来好些新鲜、精致的玩具,所以我总是在盼着他回来。

                                                    高中的时候他终于调回北京,和妈妈结束了两地分居。

                                                    一起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发现箱子最底下有一个旧的糖果盒子,好奇地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有糖纸、扑克牌、树叶……最底下是一张纸条。我展开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爸爸,妈妈说考100分你就回来了,可是我这次只考了93。”旁边还画了一个哭泣的小女孩头像。

                                                    我爸看见后走过来说:“这都是以前每次回家你送给我的小礼物,我都存着,没扔。”

                                                    @Robking

                                                    我跟我爸平时交流特少。我小时候特别能惹事儿,他总是打我,所以童年时期都很怕他,基本处在:“惹事儿→挨打→冷战→再惹事儿→再挨打”的死循环中。

                                                    高中之后我开始住校,跟他相处时间更少了,交流基本没有。偶尔有事,打电话都是直奔主题,通话时间基本不超过一分钟,而且气氛非常生硬。

                                                    这么说吧,虽然我们是父子,但是彼此非常不了解。

                                                    大二的时候,我喜欢上隔壁学院一个女孩,但因为太胖被拒绝了。我特别不甘心,那个学期疯狂减肥:三个月没吃晚饭,天天打篮球、跑步。到暑假,我瘦了将近三十斤,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暑假回家,他开车去车站接我,见到我的时候完全愣住了。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当时的样子:嘴半张开,惊讶地好久没有合上,手上的烟都忘了抽。愣了一会儿,他把烟头丢到地下,用力踩灭,接过我手上的行李,什么话也没说,转头就往停车的地方走。

                                                    我本想解释一下,但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就也没说一句话,尴尬地跟着他往前走。

                                                    把行李放好,坐在车上,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轻轻地,非常温柔地摸了一下我的头,说:“一会儿回家多吃点,太瘦了。”

                                                    @许我向你看

                                                    先生工作在成都,我工作在遂宁,双方父母家都在遂宁。因为爸妈家附近有班车站,所以平时上班我都习惯住自己父母家,一直没和他们分开过。

                                                    和先生结婚的时候,为了不让现场过于伤感,我们选择了汉式婚礼。我颤颤巍巍告诉父母,婚礼环节可能没有敬茶,他们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同意了。

                                                    结婚当晚,按照习俗我住在先生家里,没有回父母家。妈妈后来才告诉我,婚礼那天晚上,爸爸在客厅一个人坐了很久,他失落地问妈妈,我女儿是不是以后就很少回来住了?然后哭得像个孩子。

                                                    我爸其实是个内敛严肃的人,我没想到会这样,大概父亲这个角色,还是让他经不住留恋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儿吧。

                                                    @逃小逃

                                                    28岁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跟父母出柜。

                                                    我父亲生在农村,靠自己走出来,在小城里当了一辈子警察,可能从没想过到了晚年要接受这样的事实。

                                                    很长时间里他拒绝跟我谈论这个问题,也不愿意来我生活的城市。直到去年,他终于在我妈和我姐的劝解下,飞来昆明,跟我和我已经交往5年的男友坐下来吃了一顿饭。

                                                    饭桌上他依然寡言。晚上回到家,他独自坐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终于开口跟我讲,他是个好男孩,我这辈子可能都理解不了你们的感情,但你是我儿子,我看到你开心就够了。这条路太难了,我们不能陪你走一辈子,也许等我们这辈人都死了,你们能活得轻松一点。

                                                    @pumpkin

                                                    高三的时候第一次模拟没考好,心情特别糟糕,感觉自己连一本也上不了了,一回家就跑到房间里,爸妈怎么敲门都不出去。

                                                    第二天早上一脸丧气,洗漱完背起书包就想走,被我爸拦住,非让我吃完早饭再走。我心烦意乱地走到桌前一看,他用椒盐在煎鸡蛋上撒了一个笑脸。

                                                    我抬头看他,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嘿嘿,第一次弄,盐撒多了,考砸一次有啥,开心点!“

                                                    当时情绪本来就很脆弱,我一下子没绷住,扑到他怀里大哭,边哭边说自己上不了大学了可怎么办。他搂着我,摸着我的头发说,闺女没事没事,这才哪儿到哪儿。

                                                    哭完心里顺畅多了,我吃了鸡蛋一扫丧气上学去了。

                                                    后来,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吉吉之水

                                                    我小时候不会系鞋带,每次都打成死结,上幼儿园之前需要爸妈帮忙系好才行。

                                                    一般都是我爸帮我,他能系得不松不紧,既让我能稍微用力就能穿脱鞋子,也不会让鞋带半途就松掉。

                                                    有一次他出差,换我妈帮我系。因为她系得太紧,中午睡觉时我不得不解开鞋带才能脱掉鞋。午睡完之后,我怎么也系不上了,又不敢找老师,只好把鞋带塞进鞋子里,难受的过了一个下午。

                                                    第二天我爸回来,我冲他大哭,说以后再也不要妈妈系鞋带了。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帮我做这件事。说来惭愧,一直到上了高中,我才学会自己系鞋带。

                                                    上大学后有一次我放假回家,晚饭后跟他一起去散步,走着走着鞋带就散了。我没发现,他看见了,下意识地弯下腰去帮我系。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发福,有了啤酒肚,弯腰很费劲。费劲到他都愣了一下。愣完之后他还是笑着蹲下,边系边嘟囔说我长大了,他也老了。站起来之后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好!这是老爸最后一次给你系鞋带了!”


                                                    值班编辑 花木南


                                                    重磅新政!外地车“进京证”每年限办12次

                                                    全国8套卷高考作文题汇总出炉,你觉得哪家最难?

                                                    直击万人送考!"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的日与夜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建站基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建站基地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77830
                                                    71224